吴晓波:我把《大败局》打碎揉烂,重新解读给你听

2019-07-17

今天上线的《大败局精品课》,是一个崭新的产品。失败如同死亡,是一定会到来的,对失败的敬畏,构成了创业者们“向死而生”的勇气。


IMG_9674.JPG


IMG_9675.JPG


01


《大败局》出版近二十年,印了两百多万册,直到2018年,我还领到了12万册加印的版税。


我有时候会想,那些80后、90后的年轻人,为什么到今天还去读那些发生在二十年、十多年前的故事?

 

答案可能只有一个:所有青春的残酷都是一样的。成功各有各的机缘,而失败则有更多的共同性。所以,成功难以复制,失败或可避免。

 

马云曾经说过一段话,大意是,“失败的道理都差不多,就是这么四五个很愚蠢的决定,但是每个人都以为这个错误别人会犯,我怎么会犯。

但是你一定会犯,即使提醒过你,你还是会犯。”

 

任正非的观点,大体相同:“十年来我天天思考的都是失败,对成功视而不见,也没有什么荣誉感、自豪感,有的是危机感,也许是这样才存活

了十年。我们大家要一起来想,怎样才能活下去,也许才能存活得久一些。失败这一天是一定会到来,大家要准备迎接,这是我从不动摇的看法,

是历史规律。”

 

失败如同死亡,是一定会到来的,对失败的敬畏,构成了创业者们“向死而生”的勇气。


IMG_9676.JPG



02


从二十一年前着手写《大败局》到今天,我由青年而入中年,由一个血气方刚的旁观者而成为日拱一卒的创业人——甚至还经常被人指指点点。

对于商业,我却越来越沉迷,也越来越心怀敬畏。

 

在这个世界,从来没有绝对的真理,也没有一招鲜吃遍天的秘笈。每一个企业成败,都指向无数的可能性,因果之间纠缠着一言难尽的必然与偶

然。事实往往不是发生的样子,而是我们记住和讨论的样子。


IMG_9677.JPG


这也正是商业的魅力所在。

 

《大败局精品课》的课程创作及录制,前后长达半年,对于我也是一个自我迭代的过程。


希罗多德在《历史》一书中记录了一个故事:希腊征服者克洛伊苏斯在哲学家梭伦面前炫耀他的财富和幸福,但遭到这位贤人的警告:“没有一

个人在得悉他的结局前能被认为是幸福的。”


其实,所谓商业的成败,何尝不是如此。在某种意义上,过程也许比结局更加真实。希望我的这个长达70分钟的课程,对于每一个同学而言,都

是一次不断获得启发、并能返诸自身的体验和过程。


IMG_9678.PNG


IMG_9679.PNG